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ellstrand的博客

爱,没有性别之分,因为爱而爱,全是那么自然,那么铭记于心。

 
 
 

日志

 
 

校园耽美小说:《自私》(全)  

2014-09-16 12:24:10|  分类: 同志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校园耽美小说:自私 (全) - 凝望 - 凝望
                                                                                                      (图文无关)

转自李孝元的博客 特此致谢!  

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同寝室友崔灿。。
我在他的杯子里放了氰化钾,替他冲了杯奶茶,眼睁睁看着他仰头喝下去。
  他冲我笑,跟我说谢谢,我也笑,然后转身离开寝室,顺手关上了门。。
我答应了晚上陪美沙过生日。。
当我赶到约定地点时,美沙已经在那儿等我了。她穿的很漂亮,脸上抹了淡淡的粉,还擦了唇彩。。
我把精心准备的礼物递给她,她欣喜的收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票,小声说:“学长,功夫熊猫2今天上映了,我们吃完饭去看电影好吗?”。
我点头,笑着说:“都依你。”。
她一瘸一拐的跟在我后面,我停下脚步,等着她走近我,然后伸手牵住她。
  美沙的左腿并不是天生就有问题,16岁那年为了救一个差点被车撞的小男孩,她的左脚被卷进了车轮底下。原本是应该享受一切美好事物的年纪,却因为那只跛了的左腿,使她的青春期染上一片灰暗。。
我是在新生入学时认识的美沙,作为大二学长,我被指派过来迎接新生,指指路、介绍社团什么的。同行的几个男生都抢着帮美女拎行李,我闲着无聊,掏出手机玩俄罗斯方块。第五次通关结束后,我抬起头,看见了迎面走来的一瘸一拐的美沙,穿着俗气的花裙子,拎着个大箱子,满头是汗。我扫了眼忙于跟学妹交流感情的几个哥们儿,收起手机,走了上去,拎过她手上的行李,说:“你被分在哪个宿舍?我带你去。”美沙先是惊讶的看着我,然后脸红,结结巴巴的说:“谢、谢谢学长!”
  那之后她就一直叫我学长了。。
同学笑我:“半年多没找女人了,突然这么一下子,口味重的让人难以接受啊!”
  其实他们越这样说,我心里越窃喜,人类总是自私的,自己视若珍宝的东西,会希望全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去喜欢,否则其他人的一点点窥视都会扰的我寝食难安。在外人眼里,美沙不漂亮,不可爱,不性感,可对我而言,她比任何一个穿着超短裙光着两条小细腿的女生都要吸引我心神。这样很好,不招蜂引蝶,最重要的是,不会被崔灿盯上。。
无论哪个国家,总会有一群脑壳里塞满浆糊的花痴女,一厢情愿的组成亲卫队去拥护心仪的白马王子。。
长相俊美的崔灿在校园里自然是最受欢迎的存在。。
这并不奇怪。。
奇怪的是,大学两年,我结交的每一个女朋友,在跟我确定恋爱关系后没几天,都会突然改变主意提出分手。。
第一次我以为是自己做的不够好,可是接二连三的第二次、第三次,让我不得不怀疑,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终于有一天,我目睹了那个平时跟自己称兄道弟的好哥们儿崔灿,正优雅的捏起我女朋友的手,放唇边轻轻一吻,笑着说:“和叶空分手,跟我在一起好吗?”。
我的女友红着脸愣了几秒,接着仿佛是受了蛊惑般,掏出手机开始发短信。
  然后我的手机震动,是如我所料的分手短信。。
真相大白。。
那天晚上崔灿回到宿舍,无视他灿烂的微笑,我直接了当的开口:“我刚刚看见你和李优在一起了。”。
“李优?”崔灿疑惑的皱起眉,“谁啊?”。
“我前女友。”我握紧拳头,佯装平静。。
崔灿愣了几秒,突然嗤笑一声:“哦,原来她叫李优啊。”。
我不出声,紧盯着他,他挠挠头,抓着浴巾冲我说:“我要洗澡,一起?”
  “我洗过了。”我说。。
他挑了下眉,哼着小曲进了洗漱间。。
他不打算跟我解释,他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
之后我再也没交过女朋友。。
他进我退,他攻我守,如果他爱好抢我女朋友,那我就不交女朋友,他又能奈我何?
  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像往常一样跟崔灿一起打球、游戏、翘课、看□,我们依然是臭味相投的好哥们。。
直到美沙的出现。。
大脑如果分为四等分的话,那么全球有百分之七十的女生脑子里装有:化妆品、帅哥、八卦、衣服。。
美沙却不是那样。。
她并没有因为瘸掉的左腿消沉下去,而是努力的使自己每一天都过的开心。班上女生都有自己的小团体,被排除在外的美沙平时就一个人在本子上涂鸦,用彩笔上色,自娱自乐。偶尔也会去教室门口的花园浇花,有时候几只蚂蚁也能让她聚精会神的观察半天。。
就是这样的她吸引了我。。
每当她略带腼腆的唤我学长,我的心底就会升起一股暖意。。
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喜欢她,这样就够了。。
这是我对美沙的私欲。。
然而——。
美沙听说我是校篮球队前锋,想要看我灌篮。可是当我来到跟美沙约好的篮球架下,却看见了正手把手教美沙运球的崔灿。。
崔灿第一时间发现了我,冲我阳光灿烂的笑。。
他把手上的球丢向我,说:“叶空,投一个给我看看。”。
“学长加油!”美沙替我打气。。
可是投不中。。
怎么也投不中。。
崔灿带刺的目光时刻逼视着我,球在我手上仿佛千斤重,不多久我便大汗淋漓,没了力气。
  我僵在原地,不敢面对美沙失望的眼神。。
崔灿捞起地上的篮球,抬手一扔便轻松入框,我听见美沙拍着巴掌说:“好厉害。”
  从那以后,两人行变成了三人行,只冲我一个人腼腆微笑的美沙开始逐渐接近崔灿,崔灿随便讲一个冷笑话,她都会笑的很开心。。
原本把美沙排除在外的女生见她跟崔灿关系好,开始想办法拉拢她,美沙因此在班上交了不少朋友。。
崔灿把她从灰暗的童话世界拉回了现实。。
寂寞的白雪公主尽情享受了人间带给她的欢乐和刺激,开始堕落为普通人类。
  “美沙,做我女朋友怎么样?”。
在一个下着大雨的夜晚,崔灿抢先一步将伞送到了美沙手里,然后很自然的告白了。
  我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没有人看见我。。
美沙震惊的望着崔灿,然后沉默的低下头。。
崔灿勾起唇角笑,伸手捏住她的下巴,俯下身吻了过去。。
我转过身,决定放弃。。
当花蕾凋谢时,我无力挽回,所能做的只有颓然离去。。
可是,在四片唇相触的前一秒,美沙猛地推开了崔灿。。
我听见美沙平静地说:“对不起,我喜欢叶空学长。”。
宛如天籁。。
“学长是我在这个学校第一个认识的人,也是唯一愿意深入了解我的人,是既像兄长又像恋人的存在。”美沙两手攥着自己衣角,看上去很紧张,“像我这样的人,学长能把我当朋友已经很感激了,我原本并不奢望能跟学长有进一步发展。但是,我无法抗拒自己的心。”美沙一字一顿,毫不退缩,“比起兄长,我更希望学长是自己的恋人。”。
崔灿的脸色,刹时变的阴森可怖,拳头紧紧握起。。
我知道他不会放过美沙,哪怕使尽浑身解数,他也要得到她。。
这就是男人的斗志。。
第二天,我撬开了化学教室的抽屉,拿走了一瓶氰化钾。只一点点,便可以毒死一个体格健壮的成年男性。何况是瘦而年轻的崔灿。。
天时地利人和,我们寝室只住我跟崔灿两个人。崔灿服用氰化钾后会立即猝死,而我在出门时关上了寝室的门,所以根本不可能有目击者。。
等看完电影回到寝室,我会用事先藏在床底的菜刀将尸体切成块,分别装在几个结实的黑色塑料袋里。视情况每天拿一袋出去扔掉。处理血迹的清洁剂也已经准备好了。。
崔灿喜欢旅行。。
睡我上铺的他总爱把脑袋垂下来盯着专心看书的我,笑脸盈盈的说:“叶空,陪我出去玩好不好?”。
偶尔陪他翘课出去喝个酒还行,但旅行的话,我从来都是一口回绝。。
于是他经常一个人收拾行李,跟我道别,然后消失半个月。。
所以,就算他突然失踪,别人也会以为他只是出去玩了。。
当大家意识到不对劲时,我早已把所有尸块都解决掉了。。
到了那个时候,我跟美沙,一定也已经开始交往了。。
我望向专注于影院大屏幕的美沙,伸手拨了下她的刘海,她愣了一下,低下头轻轻抿起嘴。
  眼前的人如此美好,我只想与她厮守到老。。
然而纵她再美好,也敌不过崔灿的致命诱惑。。
俊美的容颜,浪漫的情话,灿烂的微笑。。
只要崔灿存在一天,她就会被他吸引,然后彻底漠视我。。
全世界的女人都一样,只不过美沙的抵抗力稍微强一些而已。。
只有让崔灿彻底消失,美沙的心才会独一无二属于我。。
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消除了障碍,我们才能毫无顾忌的在一起。。
看完电影回去的路上,美沙一直抠着指甲,不敢抬头与我直视。。
我见她怀里紧紧抱着我送的礼物,不禁低笑道:“打开看看吧。”。
美沙轻轻摇头,说:“回宿舍再拆。”。
眼前有萤火虫飞过,我伸手一握却没抓住。。
“美沙应该很喜欢萤火虫吧?”我问。。
美沙突然停下脚步。。
“学长。”。
“嗯?”。
“在你心中,我是善良的人吗?”。
“是。”。
“如果……如果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样子呢?”。
我注视着美沙,只穿一件白裙子的她显得单薄无力。。
“如果我其实是个内心恶毒,满腹怨恨的人,你还会把我当朋友吗?”美沙抬头与我直视,似乎下定了决心。。
我沉默。。
她继续说:“每当班上的女生嘲笑我、排挤我,我就会拿出铅笔,涂绘她们的濒死之态,把她们画的无比惨烈,然后发自内心的暗爽。”。
“给花园浇的水,全是我从厕所灌的污水,我讨厌灿烂绚丽的花朵,它们肆无忌惮的盛开着,完全体会不到人间的丑恶和绝望,让我嫉妒。”。
“我用糖果引来成群结队的蚂蚁,然后用手指一个接着一个按死它们。看着它们慌乱的四处乱爬,我觉得非常愉悦。”。
“我的日记本上,满满的全是对当年被我救下的那个男孩的诅咒。”。
“我明明很想跟学长你单独相处,却偏偏接近崔灿,只是为了借他在学校里的人气狐假虎威罢了。”。
“这就是我,由身到心,全部生活在黑暗里的、无比自私的我。”。
一只萤火虫停在了美沙肩上。。
我抬手捏住它,递向美沙。。
她愣了一下,伸手接过,萤火虫在她手心挣扎了几下,然后重新飞向天空,直到光点彻底从我们的视线消失。。
“我很喜欢萤火虫。”我冲美沙温柔地笑,握住她的手,说,“回去吧。”
  傻瓜,我喜欢你,所以无时无刻不在观察你、研究你,你的一举一动,我都了如指掌。
  就算你身处黑暗,也依然能绽放光芒,就像萤火虫。。
等我处理掉崔灿的尸体,就会跟你告白,看着你露出惊喜又羞涩的表情,温柔地拉你入怀。
  那是我想象了无数遍的美妙场景。。
一定要等我,美沙。。
然而,当我跟美沙告别,回到自己寝室,却看见了安然无恙坐在电脑前打游戏的崔灿。
  他歪头望向我,刘海垂下来遮住他的眼睛,说:“回来了?”。
我如置冰窖,指尖沁出一层冷汗。。
他起身走向我,修长的身形慢慢逼近,我连连后退,后背抵上紧闭的门。
  他伸手搭在我肩上,啧了一声:“你脸色很差,哪里不舒服吗?”。
温热的触感。。
是活的。。
我明明亲手将氰化钾倒进了他的杯子里,为了防止误吸,当时我还特意戴了手套和口罩,眼睁睁看着他大口大口灌进肚子里,不可能有错。。
可他却还活着。。
“你在游戏?”我侧身闪离他的身边,佯装平静
“我通关了哦。”崔灿得意洋洋的冲我眨眼。。
“哦,恭喜。”我随口敷衍着,打开柜子去找装有氰化钾的药瓶。。
“在找什么?那只傻兮兮的玩偶?”他又凑过来,站到我的身后。。
我脊背一凉,僵硬的转过脸:“你说什么?”。
崔灿语气无辜:“你送给美沙的萤火虫玩偶啊,那个真的很丑欸。”。
“因为我拆过你的礼品盒。”崔灿粲然一笑,“在你专心致志观察美沙的同时,我也在注视着你。”。
他从自己抽屉里拿出两个一模一样的药瓶,冲我摇了摇:“叶空,你的一举一动,我都了如指掌哦。”。
我瘫坐到椅子上,身体开始发颤。。
“居然用氰化钾,”他俯下身贴近我的脸,笑的阳光灿烂,“真是狠心呐,我的叶空。”
  “当我看见你偷溜进化学教室,就猜到了你想干什么,可是,我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我亲爱的叶空,居然想杀我。”。
“一瓶是糖,一瓶是氰化钾,趁你不备,我将两个瓶子作了交换。”。
“你给我喝下去的那个,其实只是普通的糖而已。”。
我惨白了脸,大滴的汗从额头冒出来。。
“……为什么?”我哆哆嗦嗦的出声。。
我碌碌无为,为人低调,从不出风头,更没得罪过他。。
为什么总是死盯着我不放?。
为什么非耍我不可?。
为什么偏偏是我?。
“你说呢?”崔灿握住我的肩,逼视着我,低沉的呼吸就在耳畔
其实,如果换个角度去思考,我早该猜到,崔灿真正的意图。。
每天早上捏着我的脸颊叫我起床,双手奉上热腾腾的早饭。。
打篮球时我不小心摔破膝盖,他二话不说背着我奔去医务室,温柔地替我擦药。
  每次旅行回来都会带一堆精致的小礼物送给我。。
一起洗澡替我擦背时总是轻柔地上下抚摸的手。。
那几个被他抢走的“我的女朋友”,只要她们一上钩,很快就会被抛弃。
  一间寝室必须住四个人,崔灿不知耍了什么手段,独独我俩这间总是没有新人搬来。
  而且他现在脖子上戴的,是一条镶有“空”字的玉坠。。
他对我的占有欲之强,我明明是心知肚明的。。
温热的唇覆盖了我的视线,淡淡的香甜气息钻进我的鼻腔,这是我亲手冲泡的奶茶的味道,融入了被我当做氰化钾的糖。。
甜蜜,而又令人战栗。。
我听见他附在我耳边柔声说:“我爱你。”。
“和叶空分手,跟我在一起好吗?”。
——对李优。。
“做我女朋友怎么样?”。
——对美沙。。
“我爱你。”。
——对我。。
这是他无数次温情脉脉的告白中,最真诚的一次。。
但是,我已经有美沙了。。
我抵住缓缓欺压过来的崔灿的胸膛,躲开他灼热的吻,面无表情地问:“你为什么要动我送给美沙的礼物?”。
崔灿漫不经心的笑:“哦,我涂了点东西在玩偶嘴上。”。
我突然有不好的预感,目光转向他身后的氰化钾瓶子。。
“然后在玩偶身上贴了张纸条,上面写着If you love me, please give me a kiss。”
  “叶空,你猜,她会不会傻到真去亲那只玩偶呢?”。
我猛地推开他去翻手机,找到美沙的名字拨过去,跌跌撞撞往门口跑。。
那一刻,我宁愿美沙从未喜欢过我。。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人接听……”。
我听不见崔灿还说了些什么,因为女生寝室那边,响起了震耳欲聋的警笛声。

  评论这张
 
阅读(115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