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ellstrand的博客

爱,没有性别之分,因为爱而爱,全是那么自然,那么铭记于心。

 
 
 

日志

 
 

(4、帮我牵牵线吧 5、危险人物 6、第一次交锋)  

2016-10-20 18:22:05|  分类: 同志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势不可挡
 势不可挡(3、不堪回首的难言之隐 — 4、帮我牵牵线吧) - wellstrand - wellstrand的博客
 
    4帮我牵牵线吧! 
       一辆高档轿车停在造型会所的门口,袁茹扭着翘臀走了进去。
  “请问,您想要设计一个出席什么场合的造型呢?”
  袁茹爽快两个字,“约会。”
  “那您想要什么风格呢?”
  袁茹翘着二郎腿,手指敲着沙发扶手,淡定甩出一句话。
  “给我设计一个能让和尚还俗的风格。”
  “这……我们尽力。”
  夏耀正在河边遛鸟儿,前方突然冲过来一辆车,在距离他三米远的地方急刹车。然后,一个风骚性感的东北大妞从车上下来,横立在夏耀面前。
  一袭墨绿色裙装,肩部的镂空设计性感独特,配以侧边卷发,勾勒出成熟的风韵。最醒目的要属那裙摆的高开叉位,露出又白又长又直的美腿,明晃晃地刺激着夏耀的眼球。
  回头率百分之九十九的造型,可惜就砸在夏耀这百分之一上。
  “我说,夏少,专门为你办的酒会,你怎么不去啊?”
  夏耀面无表情地回了句,“不想去。”
  袁茹那两条大长腿又往夏耀这边挪了几步,大喇喇的口吻问:“你是不是躲着我呢?”
  “没有。”
  说完这俩字,夏耀直接转身往回走。
  袁茹快走两步追了过去,身上的香味儿拖行了一路。
  “诶,我问你话呢,你走什么?”
  夏耀斜睨了袁茹一眼,冷淡的口吻说:“您那裙子都快开叉到胳肢窝了吧?”
  袁茹毫无羞恼之意,反而一副女流氓的表情朝夏耀戏谑道:“老性感了吧?”
  说完,故意用手撩起裙摆,露出那诱人的长腿。
  夏耀疾走两步,赶紧离她远远的。
  袁茹就一直追,追到夏耀钻进小胡同,她的车再也开不进去了,才不情不愿地驾车离开。
  ……
  “哥,我又看上一个男人。”
  通过这个“又”字,就可以看出此情此景在这个房间上演了多少遍。
  “可是他对我没那个意思,愁死我了。哥,你去帮我牵牵线,普天之下也就你能镇得住他了。就你这个气魄,往那一坐,他以后就不敢不拿正眼看我了。”
  袁纵默然而立,宽大的脊背像一座山,袁茹一米七的个儿头,站在他面前还矮了一头。
  袁茹见袁纵没反应,继续说道:“他是皇城根儿下的太子爷,根正苗红的权三代。身家背景好,为人又正派。”
  袁纵冷脸沉默。
  “他长得老帅了,身手还好,无情史无恶习,最难得的他还是个处男。你说说,这种男人上哪找去?除了你妹子,谁能驾驭得了?”
  袁纵冷脸沉默。
  袁茹始终没得到回应,忍不住怒问一声,“你倒是给我点儿回应啊!”
  “自食其力。”
  袁茹一听就急了,“哥,我和你说,我现在被他迷得都不知道自个姓什么了。我这回是彻底死心塌地了,就认准他了,绝对不换了。哥,帮帮我吧,帮帮我吧。”
  袁纵撬开硬朗的薄唇:“你不是追男人挺有一套的么?”
  “可这个男人太强悍了,他就像一块硬石头,怎么都撬不动。你说妹子这两条长腿多性感多撩人,谁见谁夸,我每次找他都亮出来,可他愣是没反应。”
  袁纵也没什么反应。
  “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个男人靠谱啊!”说着又磨了上去,“哥啊,你就帮帮我吧,我保证,你看见这个男人的第一眼,肯定会喜欢上他的。”
  ……
5“危险”人物。 

  晚上下班,夏耀从分局大门口走出,去不远处的商店买烟。
  “来包软玉溪。”
  老板从柜台上摸出一盒烟,找钱的空当,另一位顾客进门。老板视线不由的一紧,那是看到令人生畏的东西后的条件反射,嗓音也跟着紧涩了很多。
  “您……您来点儿什么?”
  一个浑厚有力的男声在夏耀身侧沉沉地响起。
  “跟他一样。”
  老板忙不迭弯腰去拿另一包。
  夏耀往旁边斜了一眼。
  男人不低于一米九的英武身躯被一件宽大的黑色呢大衣包裹着。挺直的眉骨覆盖着漆黑的剑眉向上斜斜拖过眼角,与那条同样挺直的鼻梁一起在脸上支起一个刀削斧凿般的硬朗支架。配上稍长的脸形、坚挺的下巴,形成一张充满金属硬度的男性面孔。
  夏耀打量袁纵的同时,袁纵也在打量着他。
  阳刚味十足的脸上却张了一双狭长的眼睛,上下眼线几乎平行的向鬓角延伸,乌黑的眼珠被隐去大半只露出中间最魅惑的一段。眼角和眉梢一样微微向上勾起,直勾的人浑身都痒痒的难耐。他嘴唇的轮廓本来也是很硬朗的,然而配上那样的一双眼睛和一身白皙细腻的肌肤却漫溢出情欲的气息。
  夏耀拿好找回的零钱,大步往外走。
  “帅哥,你的烟没拿。”老板在身后喊了一声。
  夏耀刚要转身去拿,突然一团黑影席卷着强大的气压从身侧掠过。跟着脖颈间一凉,衣领被撬开,什么东西塞了进去。
  袁纵的步速惊人,夏耀还没来得及说声谢,他已经上了车。
  夏耀把手伸向脑后,手指顺着衣领爬进去,本想动作潇洒地把那盒烟夹出来,结果愣是够不到。
  我草!
  夏耀心里咒骂一声,塞那么深干嘛?
  于是,甚没形象地将衬衣从警裤中甩出,露出一大片平滑光裸的脊背。掏出一根烟夹在嘴角,帅气凌人地上了街。
  回去的路上,夏耀总感觉周围弥漫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这会儿正是晚上七点钟,堵车高峰期,车辆在路上停停走走。夏耀摇开车窗,本想透透气,结果正撞上从旁边车窗射过来的两道黑森森的视线。
  夏耀胸口一震,又是买烟时碰到的那个男人。
  袁纵的视线像是钩子牢牢锁在夏耀的身上,那是一种极其刻意的窥伺和打量,目无遮拦地追着夏耀的前行一路跟进着。
  你开车不看路你特么看我干什么?夏耀心里直骂,脸上却依旧一副洒脱的笑容,直接朝袁纵一挥手。
  “巧哈!”
  说完,迅速把车窗摇上,再也不往旁边看了。
  结果,这种危险的气息尾随到家门口,夏耀打开车门下去的时候,还警惕性地环顾四周,直到确定没有一个可疑人物,才迈开步子进了家门。
  其后的几天,袁纵每天定时定点来“找”夏耀,什么都不做,就那么没完没了地盯着他看。即便夏耀的目光投射过来,他也毫无避讳之意。
  夏耀是刑警,对于周遭的环境有着强大的敏锐感知能力,他能嗅到那股气势恢宏的匪气,正铺天盖地朝他席卷而来。
  他从没怕过谁,从危险程度来说,他赤手斗过持枪歹徒,深山围剿过特大号缉毒团伙。从人物外形来说,他打了这么多年擂台赛,再高再壮再猛的男人都见过。
  可没有一个人,让他产生这样一种脚底发飘的感觉。

    6第一次交锋。 

  夏耀隐隐间觉的,他被一个悍匪盯上了,随时有绑票的危险。
  于是,一个清闲的下午,他扎进档案室,翻看近两年来侦破的各种大案。搜查有没有与袁纵模样相仿的嫌疑人,或者可能与他牵扯到关系的人。
  结果,查找了一下午,夏耀都没找到有用的资料。要么就是一网打尽的大案特案,他只是执行人员之一,犯不上先找到他的头上。要么就是无足轻重的小案,比如偷窃自行车,抢劫学生一类的,与这种气场的男人根本挂不上钩。
  惶惶不安了数日之后,给别人当保镖都绰绰有余的夏耀,竟然也破天荒地请了十几个保镖。在一辆加长版的商务车内围坐一圈,护送着他从单位到回家的路。
  汽车拐到一条安静的街区,夏耀的目光不受控地朝窗外扫了一眼,果然看到了熟悉的车窗,熟悉的黑森森的两道目光。
  “停车。”夏耀朝司机说。
  司机稳稳地将车停靠在路边。
  很快,旁边的那辆车也停下了,车窗被摇开,袁纵朝这边看过来,目光如炬。
  看!还看?我看你姥姥个看!夏耀心中狂吼一声,面上却是持稳有度,大手稳稳指向窗外,“把那个人给我拿下。”
  十几个保镖训练有素地从车上下来,直奔着对面的车而去。
  “下来!”
  领头的保镖怒喝一声。
  不料,那辆车上也不是只有袁纵一个人,他公司的两名员工,也陪护在他的身后。听到外面的怒吼声,两名员工走下车,通通黑茬儿短发,透着男人的力道。
  “我们让他下来,没让你们下来!”这边的保镖说。
  那边的员工说:“能不能让他下来,得看你们本事了。”
  此话一出,领头的保镖迅速朝对方的员工出手。结果,刚一照面,一招未发,就被对方一记非常优美漂亮的“转身螺旋腿”登得踉跄数步倒地。
  旁边的副手大怒,意欲起腿报仇,不料,对方接腿摔技法简直出神入化。他还没看清人家用了一个什么动作,就被毫不费力地凌空摔起,头朝下砸在柏油马路上。
  才过了几招,这边的十几个保镖全都犯怵了。
  夏耀在车里看得真真切切的,他自己亲自聘请的保镖,对他们的身手心里有数,虽然算不上一流但也绝不是吃软饭的。眼看着这边十几个人竟然被那边两个人镇住,心里自然咽不下这口气。
  夏耀豹子一样的身躯从车上蹿下来,对着缠斗在一起的保镖们怒喝一声。
  “靠边!”
  一个保镖急着问,“夏少,你……”
  夏耀霸气凛然地走到对方员工面前,先是一记漂亮的转身飞踢蹬得对方身体左倾,重心失控。紧接着他借着自己的转体动作瞬间欺近那位员工,上身一靠脚下一绊,又将这位硬汉掀翻在地。
  这边的保镖简直用仰望神一样的目光看着夏耀,你身手这么好干嘛还请我们?
  袁纵在车里从容淡然地观战,没想到,这细皮嫩肉的倒真有两下子。
  另一位员工勇敢地飞起一记高鞭腿,试图突袭夏耀。只见夏耀左手一招隔开那位员工的飞脚,同时左脚扫起,轻轻一踢对方的支撑腿。只听“啪”的一声,那位应声头朝下腿在上倒撞在地。
  夏耀利索地拍拍手,刚想转身去请车上那位,肩膀就被一只饱含韧度的大手锁住了。
  你终于下来了……夏耀凌厉的身姿赫然一转。
  其后的场景,让在场的每个人都瞠目结舌。
  夏耀别说打了,根本就近不了袁纵的身前,被袁纵像沙袋一样惯来惯去,甚至连个陪练都称不上,勉强只能算个——沙袋。
  夏耀想利用身体的灵活性突袭袁纵,结果袁纵反应更灵活,而且力量比夏耀大了数倍。整个场面,就像是大人打小孩一样,夏耀被打得飞来飞去,旁边观战的保镖都怕夏耀被人打散了。
  最后,袁纵看夏耀毫无还手之意了才收手。
  夏耀没受太重的伤,只是被抡了数圈,有点儿晕而已。
  缓过来之后,夏耀冷目对着袁纵,将心底的畏惧隐藏得极深,脸上依旧是波澜不惊的神色。
  “今儿咱俩把话摆到明面上来说,你是找我报仇还是勒索,给个痛快的!”
  袁纵特别平和的语气说:“我妹喜欢你。”
  “啥?”夏耀没明白。
  “袁茹。”
  夏耀不吭声了,沉敛的目光灼视着地面。盯了足足一分多钟后,夏耀的头赫然抬起,敛足了全身的气焰朝袁纵狂喝了一声。
  “你们兄妹俩都是神经病吧??!!!!”
  足足一个礼拜啊!各种惶恐不安,担惊受怕,追查探究,推理猜测……竟然就是过来相人的!夏耀攒了一个礼拜的恼火和怨气,终于被这一声怒吼排泄出去了。
  然后,继续竖竖衣领,一副潇洒之姿回到车上。
  临走前还摇开车窗,朝袁纵甩了一句。
  “告诉你妹,没戏!”
  
  评论这张
 
阅读(39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