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ellstrand的博客

爱,没有性别之分,因为爱而爱,全是那么自然,那么铭记于心。

 
 
 

日志

 
 

(10骂不死你、11鹩哥颓靡了、12秒射)  

2016-10-23 20:34:01|  分类: 同志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势不可挡(又名:盛势)
(10骂不死你、11鹩哥颓靡了、2秒射) - wellstrand - wellstrand的博客
 
10骂不死你。 
  结果,第二天一早,夏耀刚出门,就看到那辆山地车立在门外。
  车链子已经换上了新的,砸坏的部分也修缮好了,看起来和砸之前无异。夏耀目光环视四周,没看到袁纵的身影,心中不由地冷哼一声。
  “总算办了件人事儿!”
  不过,夏耀是不打算骑车去上班了,他高度怀疑袁纵的人品。万一再在自行车上动什么手脚,他来回路上的安全又没有保障。
  于是,为了保险起见,夏耀这次改由踩着轮滑去上班。
  相比昨天,夏耀这一身行头加装备更拉风了,滑行到单位门口的时候,正巧碰到几个结队出门的女警。夏耀刚一撤离她们的眼线,她们就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了。
  “夏少这两天是怎么了?昨个是骑山地车来的,今个竟然改轮滑了!”
  “你说他这么耍酷,是不是开窍了?”
  “你的意思是……我有机会了?”
  “噗——你个没脸没皮的。”
  “……”
  夏耀回到办公室,把轮滑鞋一脱,直接放在眼皮底下,这回看你怎么动手脚?
  晚上下班,夏耀穿着轮滑鞋肆意奔走在大街小巷,各种窄道胡同里面穿梭,好不潇洒。有本事你追啊!你跟进来啊!老子让你连影儿都瞄不到。
  阔别数日之后,夏耀终于体验了一把无人严盯死守,自由翱翔的回家旅途。心里那叫一个痛快啊!晚饭都多吃了一碗。
  结果,晚上睡觉,夏耀去拉窗帘的时候,被窗口赫然出现的一张脸吓得避退三尺。
  大喘气过后,对着窗口怒吼一声。
  “滚!”
  这一声吼,把鹩哥都吓得在笼子里乱扑腾。
  夏母过来敲门,“儿子,怎么了?”
  夏耀恨恨地将窗帘拉上,平缓了一下呼吸,说:“没事,妈,您去睡吧。”
  夏母走后,夏耀一个人盘腿坐在床上运气,幸好他的卧室足够大,从床到窗口有一段距离。不然两米之内,他一定会被窗帘外的视线逼得精神分裂。
  怎么会有这么死心眼、死缠烂打、死皮赖脸的人呢?
  一个礼物至于么?
  你就直接扔了,回去告诉你妹,东西送到手不就完了么?
  靠!!
  夏耀平静了一下情绪后,目光忍不住朝窗口处瞄过去,猜测这会儿袁纵有没有走。已经一个多钟头了,应该走了吧?
  夏耀有点儿不放心,蹑手蹑脚地走到窗口,偷偷在两条窗帘中间扒开一道小缝。
  然后,袁纵就从那条缝隙中,看到一只眯缝着的朦胧美目,带着试探、猜疑和小心翼翼。然后另一只眼也出来了,再接着是高鼻薄唇坚挺的下巴,表情也由最初的温和美好变得怒不可遏。
  最后,嗖的一下,整张脸都被收进去了,跟着是铛铛铛的脚步声。
  第二天,夏耀上班之前,给复读机换了两块新电池,打开后挂到鸟笼子旁。
  复读机里面重复着夏耀昨天录下来的话。
  “滚蛋!滚蛋!滚蛋……”
  晚上,夏耀依旧踩着轮滑回来,把袁纵甩得远远的。等他回到家,吃过晚饭,把鹩哥喂得饱饱的,期待着这个传声筒能尽其所能地为自个服务。
  袁纵还没来的时候,鹩哥就开始叽里咕噜地说起来了,等袁纵一来,鹩哥叫得更欢了。
  “滚蛋!滚蛋!滚蛋!……”
  夏耀不用拉开窗帘,就能想象到外面那张遭人唾弃的面孔是如何尴尬狼狈的。不由的勾了勾嘴角,唇缝里哼出几个字,“骂不死你!”

    11鹩哥颓靡了。 

  袁茹去找袁纵的时候,袁纵正在野外训练基地,亲自督导队员们的训练。前些日子公司招进来一批新人,要经过长达一个月的魔鬼训练,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能够留下,剩下三分之二的人都将被淘汰。
  不远处正在进行六公里抬轮胎训练,几百多斤的大轮胎压在六个人肩膀上,而且这六个人高矮不齐,抬起来相当费力,加上还要跑这么远,简直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
  三圈过后,一个队员懈怠了。
  站在袁纵旁边的副总教官见状,上去就是一脚,钉子鞋狠狠顶在队员膝盖上,直接脱了一层皮。疼得那个队员倒地打滚,哀嚎连连。
  “起来!”副总教官大吼。
  累到虚脱,疼得撕心裂肺,能起来才怪!
  副总教官又一脚补在尾椎骨上,踹得年轻队员趴地嚎啕大哭。
  这种情景,在这种地方见得多了,教官们眼皮都不眨。
  袁纵走到那个队员面前,淡淡说道:“起来。”
  再平常不过的口吻,再简短不过的两个字,却像两把冷冰冰的枪,枪口对着左右两个太阳穴,让人从心底产生一种极度畏寒的情绪,完全不容违抗。
  队员嘶声哭喊,拼尽全身力气爬了起来。
  然后,袁纵的手漠然一指。
  这名队员一瘸一拐地归队,把轮胎的一部分顶在肩膀上,豆大的汗珠子糊住了眼睛。
  袁纵又是淡淡一个口令。
  “跑。”
  六个人迈着齐刷刷的大步跑走了。
  “袁总,袁茹在休息室等您呢。”
  袁纵给了旁边的副总教官一个眼神,让他严格盯着,然后迈着大步朝不远处的休息室走去。
  袁纵走后没多久,赶上休息时间,队员们盘腿坐在一起闲聊。
  “咱总教官最近忙什么呢?”
  “据说是忙他妹妹的事,袁大美人又相中一个小哥,才24岁,长得特帅,貌似还是官二代。”
  “我就纳闷了,你说咱总教官有30了吧?怎么不见他为自个儿着着急?咱这的女保镖多漂亮啊!去海边搞特训的时候全特么比基尼,大奶子晃荡着,总教官眼皮都不瞭一下。”
  “我总觉得着吧,咱总教官没人味儿。”
  “我草……你怎么说话呢?”
  “你误解我的意思了,我是说在我的心里,就没有袁总谈恋爱的这一概念。他就是端枪杆子的,就是英雄豪杰,就特么没长儿女情长那根筋。”
  “那不一定,没准就是开窍晚呢!我和你说,我老舅就是这种人,三十五了都没对象,家里人急坏了,以为他是龟呢。结果怎么着?人家某一天突然开窍了,一眼就相中我舅妈了,自那之后死活都不撒手了!”
  “吹哨了,快起来。”
  “……”
  袁茹又来给袁纵洗脑了。
  “哥,你知道么?夏耀养了一只鹩哥,那只鸟特别可爱,就像夏耀一样可爱。”
  袁纵能不知道么?昨晚上被那鸟骂了两个多钟头。
  “哥,我也好喜欢那只鸟,我也想关心照顾那只鸟。你说,我们两个一起养鸟,是多么温馨浪漫的一件事啊!”
  袁纵沉声问道:“你想说什么?”
  袁茹嘿嘿一笑,晃悠着袁纵的手臂说:“哥,帮我把这盒饲料给夏耀送过去吧,这是我专门找饲养师配的,吃了能让鹩哥嗓音更加嘹亮。以后等我们在一起了,就让那只小鸟天天给我们唱情歌,哇咔咔……”
  袁纵二话没说,直接把那个盒子接了过来。
  袁茹发现,袁纵对她和夏耀的态度越来越宽容了,看来他已经在心底默认了这个妹夫。
  袁茹不知道,其实袁纵也养了一只鹩哥,今个早上在市场上买回来的。体型比夏耀养得大了一圈,毛色黑亮,嗓音也更加嘹亮。他也为这只鹩哥买了一个复读机,专门教它说话。
  回到单位,袁纵就把袁茹给他的那些饲料全都喂给了自个的鸟。
  其后的两天,夏耀发现,他的鹩哥不爱叫唤了,整天无精打采的。而且食欲不振,以前最爱吃夏耀亲口嚼过的五香花生米,现在闻都不闻一下。
  难道是这两天骂人骂多了,过度劳累导致的?
  于是夏耀把复读机撤下来,白天让鹩哥充分休息,不再吵它了。
  结果,情况不仅没有改观,而且愈发严重,他的鹩哥越来越颓靡了。
  这天下午,夏耀在单位心神不定,老是惦记着家里那只鹩哥。于是和领导请了个假,提前开车回家了。
  结果,还没打开卧室的门,就听到里面隐隐约约传来鸟叫的声音。
  难道他的鹩哥又欢腾起来了?
  夏耀满心期待地推开门,结果,眼前的景象让他的眼珠子都绿了。
  在他的鹩哥旁边,赫然出现了另一只大鹩哥,闷雷一样的大嗓门对着他的鹩哥叫唤:“不滚!不滚!不滚!”
  而他那只可怜的鹩哥,就哑着嗓子奋力回斥:“滚蛋……滚蛋……”
  每一声“滚蛋”都是如此艰难,如此令夏耀心酸。
  后来,他的鹩哥彻底说不动了,丧眉搭眼地蜷缩在笼子里,小眼珠滴溜溜地转着,那股可怜劲儿就甭提了。可旁边那只大鹩哥还在喋喋不休地叫唤,一副仗势欺人,欺人太甚的狂妄嘴脸。
  夏耀差点儿一口气上不来。
  
    12秒射。 

  夏耀就坐在卧室里等,临近下班的时间,阳台处传来细微的动静。
  他一大步飞跨过去,掀开窗帘,就看到一张令他憎恶的面孔。袁纵轻巧地开窗取鸟笼,从夏耀听到动静到拉开窗帘,前后不足两秒钟时间,鸟笼子已经被袁纵稳稳端在手上了。
  “行啊!”夏耀阴测测的口吻。
  袁纵语气沉稳地说:“你的背心穿歪了,奶头都露出来了。”
  夏耀上身一个跨梁背心,因为刚才跑得过猛,背心被带歪了。下半身一条居家睡裤,裤腿儿挽起,露出平滑匀称的小腿,两腿分开站立,温和亲切又不失男人味儿。
  你特么那个才叫奶头!老子这个不产奶,就是分清正反面用的!夏耀面露憎意,直接把手伸向窗外,语气异常声音。
  “拿来!”
  袁纵问:“什么?”
  夏耀冷冷言道:“你妹要送我的礼物。”
  袁纵转身回到车上,把袁茹交代给他的曲奇饼的盒子和装饲料的盒子一并拿了出来。
  夏耀拿到手之后,耐着最后一丝性子朝袁纵说:“现在你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了,以后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了,您哪凉快哪待着去吧!”
  说完,把窗户砰的一声拉上了。
  本想把“礼物”直接扔进垃圾箱,后来想了想,还是看完了再扔吧,也算没白受这几天的气。
  于是,夏耀把装曲奇饼的盒子打开了。
  看到里面的东西后,夏耀的半眯着的眼睛赫然瞪开。
  里面装的是一个木鱼,和尚的专属物。
  再半撕半拆地打开另一个盒子,里面是一本经书。
  夏耀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在沸腾,头皮都快烧焦了。
  拿着这两样东西直奔窗口,想直接从窗口扔出去,结果打开窗户,袁纵还站在那,一个姿势都没变。
  “行,没走正好。”夏耀指着袁纵的脑袋说:“告诉你妹妹,我想跟她见最后一面。如果她还想在我这留下一个勉强不错的印象,你就奉劝她别穿超短裙来!”
  晚上,得知了这个消息,袁茹大大地激动了一下。
  “哎呦我的妈啊!哥你太牛逼了!我追了他那么久,别说约我了,就是我约他,他都没应过。”
  袁纵难得主动表露出对袁茹的关心,“先寻思一下明天穿什么吧!”
  “对对对!”袁茹进了她的私人衣帽间,在五个柜子前来回转悠着,“这件呢?是不是太艳了?这件呢?不行,找不到鞋来配……”
  最后找来找去,又把那件超短裙拿出来了。平时袁纵最反感袁茹穿成这样,所以当袁茹拿出来的时候,还偷瞄了袁纵一下,生怕他怒喝一声放下。
  袁纵在旁边站了半天,紧抿的唇角终于撬开了。
  “就这件吧。”
  ……
  人要倒霉,放个屁都能砸后脚跟儿。
  这句话用来形容袁茹再合适不过了。本来昨天晚上夏耀调整了一宿,今个心情好多了,打算委婉客气地和袁茹表达一下他的态度,结果袁茹一袭齐B小短裙来了,把夏耀唯一那点儿恻隐之心全都磨灭了。
  “你到底想折腾到什么时候?”夏耀单刀直入。
  袁茹漂亮的手指轻托着脸颊,色迷迷的目光直对着夏耀。
  “折腾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烂。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于君绝。”
  夏耀,“……你的意思,你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我了呗?”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
  夏耀歇了好一阵,才挤出一丝想和袁茹说话的动力。
  “我有一个致命的缺陷。”
  “你哪有缺陷啊?我没看到啊!在我眼里,你就是完美无瑕疵的,你的缺点也是优点!再说了,有缺点又怎么了?我也有很多缺点啊!谈恋爱不就是个互相包容,互相磨合的过程么?反正我就是认定你了。你就是又脏又懒脾气又差,我也愿意疼你宠你惯着你;你就是被人泼了硫酸毁了容,我也愿意陪你天长地久;你就是出了车祸撞成植物人,我也愿意伺候你一辈子;你……”
  “我要是性无能呢?”夏耀打断了袁茹。
  袁茹猛的一惊,半天才回过神来。
  “你说啥?”
  “我秒射,我三秒男。”
  袁茹抠抠脑门,“这样啊……那个……我还有点儿事,就不跟你唠了。那咱俩的事就这样吧,我也不是什么正经的女人,你自个瞧着办。”
  说完,逃也似的跑出了咖啡厅。

  评论这张
 
阅读(4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